为教师减负,就是实在的“厚礼” 企业未补缴疫情缓缴期间公积金的 职工贷款权益暂不受影响 乘云而上,托举起湖湘美好未来 老旧小区改造加装电梯,株洲如何把好事办好 株洲等七市将迎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 “互联网+”:你若成梧,凤自来栖 “绿色出行”奖励,还要出行设施“一路绿灯” 根治地下代孕乱象还需补齐法律短板 让“灵魂工程师”成为“最崇高职业” 唯一!衡阳这家企业上榜2020中国民企500强 长沙连发2条暴雨红色预警,湖南局地仍有暴雨到大暴雨 湖南新计算产业市场空间2023年预计超500亿元 中部首个人工智能全产业链博览会11月长沙举行 @湖南人 这笔补助金来了!或许能解你的“燃眉之急”! 韶山干群和游客纪念毛泽东同志逝世44周年 3岁宝宝误食磁珠致胃肠穿孔 十一高速免费通行时间延长至8天 湖南高院出台办法防止人情案关系案 长沙地铁拟调整4条线路 涉及1号线、4号线、6号线和7号线 擅自停药,甲亢患者险丧命 常德408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入选“全国科技型中小企业信息库” 株洲居2020年全国百强城市榜第71位 邵阳实现城市公交服务大提质 让“公交优先”理念深入人心 75岁老人捐献遗体 丈夫女儿跟随签定捐献协议 小小结石让34岁男子失去满口牙 长沙图书馆推出秋季公益课程 浏阳永安打通财务监督“最后一公里” 为村民小组追回资金10多万元 “湘观影”教师节专场举行 株洲组织百余名教职工集体观影 远望资本程浩:聚焦核心主业,控制烧钱速度 用青春视角讲革命故事 让思政课“潮”起来 CSDN创始人蒋涛:选择长沙作开发者的“大本营” 科创企业如何捕捉资本市场机遇 长沙地铁拟调整4条线路 @长沙人,你关注的住房公积金热点问题来啦!这种情况不影响申请公积金贷款 湘江智能谢国富:打造车联网先导区和城市“超脑” 增加10.53公里,长沙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拟进行调整 今起湘西湘中以南有强降雨 高温天气画上句号 多地出现租房贷陷阱 租房贷到底靠不靠得住? 湖南9部门联合下文 防范化解尾矿库安全风险 小伙子半年长胖60公斤 经典减重手术全国直播 湖南启动县级医院急性心梗救治能力提升项目 打个喷嚏就传染!提醒:季节交替时,家长需注意防范 代餐市场火了,“95后”成实力金主 2020岳麓峰会|全球算法精英比拼“最强大脑” 长沙出台新政:民办公办学校教师享有同等权利义务 2020岳麓峰会|大咖论道,每句话都是行业“启示录” “湘医保”升级,这些功能可掌上办 《你莫走》嗨翻星城 翻唱抖音短视频大赛活动正式启动 书画讲述中国故事 全力推动长沙发展 湖南本科三批征集志愿投档分数线出炉,部分院校投档线接近一本线
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为教师减负,就是实在的“厚礼”

马涤明

近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布《山东省中小学教师减负清单(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不得硬性要求中小学教师关注与教育教学无关的微信公众号或通过网络投票、点赞、答题、知识竞赛、推广宣传等方式开展与教育无关的活动,不得在工作群、政务APP上滥发通知、随意安排工作任务,不得要求教师随时回复工作群信息等。

相关规定一旦实施,教师的一系列重负将得到减释,这一文件不啻是为教师献上了一份实在的“厚礼”。说起教师负担,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害死人”。仅从这份“教师减负清单”不难看出,教师承担了多少既与职责关系不大,也无其他实际价值的“工作”,比如重复上报、多头填写的报表,满足“面子工程”的各种迎检迎评,以及无聊的点赞和网络投票任务……一级一级布置下来的各种“任务”不能懈怠,教学工作还“不能受影响”,如此承负状态,岂不让人身心疲惫。

最为典型的,莫过于“随时回复工作群信息”。如果“随时回复”是以考核推行,漏掉关键信息甚至回复慢了就可能面临考核扣分,必然是人人“为群所累”。更“要命”的是,现在几乎都是一人身兼多个“群员”角色,学校里除了“校群”,通常还有“年级群”,教学群比如“物理组群”“语文组群”等,如果因临时性工作比如迎检迎评、“创城”等活动再设置“工作小组群”等,“群”中之人,无异于“职业群员”。

工作群越多,“回复”负担也越重,如果很多“群”都有“随时回复”的硬命令,什么样的人能患不上“工作群恐惧症”——整日里担心漏读重要信息,担心不能及时回复,结果是,“诚惶诚恐”成为工作常态。事实上,需要大家随时回复的“重要信息”不可能太多、天天有时时有,更多时候,“随时回复”恐怕是某些管理者检验个人“权威”的需要,本质是官僚主义。

这份文件引发关注,不仅因为处于教师节这样的特殊节点,更因为,包括“随时回复”在内的各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也是很多人共同的烦恼。相信这个问题在机关事业单位里更能引起共鸣。近年来,不断有机关人员特别是基层干部反映“为工作群所累”的问题:几乎每个干部都拉进十几个群,结果是手机一天到晚响个不停。开会时,主持会议的领导不许看手机,但“群领导”却要求“随时回复”,令基层干部分身无术,叫苦不迭。

说到底,“工作群负担”的本质是一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不管是教育系统,还是其他领域,只有将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推向深入、进行到底,才能从根本上彻底实现各种减负目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