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狂刷礼物十来万元 交往闹掰,男子怒告女主播要求还钱 300余演职人员倾情演绎湖南 《大地颂歌》27日长沙首演 长沙夜间施工质量安全检查 弘阳昕悦府等项目上“黑榜” 女孩因学业压力大跳江,父亲下水救人遇险 5人接力跳水营救 长沙天心区率先建成无垃圾桶住宅小区 生活垃圾减量35% 星沙老年人配餐助餐试点 “长者餐厅”每天为老人送上热乎饭 2020年全国科普日长沙主场活动19日举行 智能机器人邀你一起玩魔方 今晚长沙县万家丽北路、湘龙路沿线的部分用户将停气 2019中国中部百强镇公布 浏阳市永安镇位列第二 湖南高校新生大数据:湖南师大最小新生15岁,中南大学有10个“张弛” 雨水送清凉,“秋老虎”近期难“在线” 9月14日长沙岳麓区潭州大道沿线部分用户将停气 前8月我省进出口增长8.4% 最低温将跌破20℃!14至17日湖南再迎强降雨过程 8月湖南全社会用电量创历史新高 “锦绣潇湘”旅游卡最后6000张旅游年卡下周等你来抢 湖南高考本科批次录取结束 专科批次录取开始 45名澳门高中毕业生组团赴湘 将进入湖南高校就读 2020三湘阳光助学活动第一批拟资助学生名单公示 【老百姓的故事】脱贫户征婚 关注健康老人的精神需求 湖南省首次举行文化养老培训班 车险综合改革本月19日启动 交强险责任限额提至20万 前8月湖南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8.4% 长沙市民朋友注意:市医保局政务服务窗口30日整体搬迁 江永县黄金山村:“老上访”争当文明户 2020年度三湘阳光助学活动励志报告会暨助学金发放仪式15日举行 罗健美、马世雄被查! 6家湘企上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三一集团位居湘企榜首 湖南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实施意见》 湖南全面实现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 2020年“质量月”活动在郴启动 湖南:5大重点行业领域监管责任明确到行业部门 湖南“云上+线下”参展厦洽会 【你我简约生活】拒绝“闲置”负担,二手平台也能淘好货 学校特别设置“幸福双职工”奖 16对教师夫妇收获“双份”甜蜜 长沙芙蓉大道(涉铁段)快改进入通车冲刺阶段 飞蛾技术敏锐探测火灾并报警 创客组选手纷纷亮出“杀手锏” 多家银行信用卡积分规则生变 一批收单机构被银行“拉黑” 电力公司委托职院定向培养 贫困生就业脱贫有依靠 湖南未来雨日较多,大降温已经上路 《大地颂歌》演员廖佳琳:脱贫又脱单的廖天宝,个性特像我 31岁男子6个月胖了60公斤 只因电脑前久坐不动还吃零食 万家丽特大桥下部结构施工完成 芙蓉路快改10月底主线通车 “长沙之夜”专场音乐会献礼教师节 名曲联奏送上崇高敬意 为什么孩子一上幼儿园就生病? 专家:养成良好卫生习惯、接种疫苗可提高孩子抵抗力 2020湖南(醴陵)国际瓷博会将举行 中秋国庆假期广铁首批安排80趟动车组重联运行 CPI“涨与落” 显示湖南“内需归来” 盲道不该是城市治理的“盲点” 对扰乱市场行为“零容忍” 湖南省住建厅约谈少数房地产企业
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直播间狂刷礼物十来万元 交往闹掰,男子怒告女主播要求还钱

送手机,转账发红包,还在直播间狂刷礼物十来万元

交往闹掰,男子怒告女主播要求还钱

江西男子看直播喜欢上益阳一位女主播,在现实生活中见了几次面,给女主播送上万元的手机,多次发红包,还在直播间狂刷礼物十来万元。不过,交往并未“顺利”地进行下去。两人闹掰后,男子建微信群称女主播感情骗人,还起诉她,要求还钱。对此,女主播提起反诉,认为男子侵犯名誉权,索赔精神损失10万元。近日,益阳桃江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了该案。

■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记者 虢灿

男子起诉

要回刷礼物花费的十多万元

江西男子张鹏今年34岁,平时爱看网络主播直播,他认识了女主播刘梦,常在刘梦的直播间刷礼物。去年8月,张鹏通过直播平台与刘梦联系上,两人加了微信好友,互有好感,还在现实生活中碰了几次面。张鹏多次给刘梦转账520元、1314元等,还花了1万多元买了一台苹果手机送给她,在刘梦的直播间大手笔刷礼物,花费十多万元。

两人这样来往了两个月左右,张鹏却迟迟不知道刘梦的真名、年龄。在一次碰面后,张鹏悄悄跟在刘梦身后到她家门口,发现门口摆着男士鞋子,张鹏认为刘梦有同居男友了,自己被骗了。

一气之下,他建了个微信群,把刘梦的部分粉丝拉入群里,称刘梦诈骗钱财。此后,向益阳桃江县法院起诉,称刘梦直播间刷礼物都是应刘梦的要求,请求法院判决返还转账给刘梦的共计9000多元、一台苹果手机以及直播间代刷礼物11万多元。

对此,刘梦称没有诈骗,转账的钱是张鹏自愿给的,也并没有要求他在直播间刷礼物。同时,刘梦向法院提起反诉,称张鹏想发生关系被她拒绝后,跟踪到她家中看到男士鞋子误认为她有男友,建微信群造谣报复她。此举给她的名誉造成恶劣影响,直播收入大幅减少,心理压力巨大,无法正常直播。因此请求法院判决张鹏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同时赔偿精神抚慰金10万元。

法院判决

法律不禁止“打赏”,酌情还1万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张鹏和刘梦相识于网络平台,又来往于现实生活,双方既是网络直播主播与用户的关系,又具有异性之间在实际生活中的非一般朋友关系。两人在现实交往过程中,均有发展为恋爱关系的意愿,张鹏没有提交证据证实刘梦存在隐瞒、虚构事实等行为,也无证据证明其给予刘梦款物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

同时,张鹏转账的金额数字为“520”、“1314”等具有特定含义,是他追求刘梦积极主动做出转账行为的意思表示。因此,张鹏在在直播平台外给予刘梦9000多元及苹果手机一台是基于其对刘梦的追求和恋爱关系而作出的赠与。但该赠与行为具有一定的目的性,且不同于一般男女双方恋爱交往过程中一方赠与另一方财物的行为。两人经网络直播平台认识,双方进行交流的方式基本上是通过微信和直播平台等媒介进行的,且交往时间较短,基于公平原则,法院酌情认定由刘梦返还给张鹏1万元。

张鹏与主播之间互动发生的“打赏”行为,不属于法律禁止的情形;并且张鹏提交的证据无法确认其在直播平台上所有的消费均系对刘梦的“打赏”。即便他“打赏”过,刘梦由此获得的收益也是其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其应得的利益,不应予以返还。张鹏称他在直播平台“刷礼物”是应刘梦要求而进行,认为刘梦存在诈骗的嫌疑,但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对其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本案中,张鹏组建微信群,群名称中有刘梦感情骗人字样,确实有失妥当,但该微信群中没有公然丑化刘梦的人格或者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刘梦的名誉,且群成员仅有18人,影响范围较小,尚不足以导致刘梦的社会评价降低。张鹏没有侵害刘梦的名誉权。

据此,法院判决刘梦返还张鹏1万元,驳回两人其他诉讼请求。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