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天驾考时突然发病考生状告三方 法院:驳回全部诉讼请求 湖南公布最新食品安全监督抽检结果:多批次饮用水及酒类食品不合格 多剑合璧 精准发力 怀化市重拳整治招投标突出问题 不停车就能“称重” 湖南公路智能治超告别“人海战术” 挖掘“区块链+物流”潜力 湘物联区块链应用分会在长成立 华菱钢铁上半年净利润超32亿元 盈利能力稳居行业第一方阵 岳阳“组合拳”治交通顽瘴痼疾 交通事故数同比下降超5成 芒果超媒半年净利润超11亿元 利润数据直追去年全年 长沙市第二届“我最喜欢的民间发明”评选启动 草根发明家等你来 湘乡80后姐妹花开办养殖合作社 带领贫困户脱贫致富 雪峰山为何别样红?山地度假开启湘游新局面 本科二批平行一志愿投档分数线出炉,文科最高的竟达610分 正在公示!湖南10个村入选2020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实现稻谷“产地销” 湖南村村配送碾米机 速看!长沙市2020年秋季中小学收费标准出炉! 圣湘生物何以成为“抗疫第一股” 湖南炎热少雨天气格局维持 气象干旱将由湘南向湘中发展 新学期交多少学费?长沙市2020年秋季中小学收费标准出炉 高温天驾考突然发病,长沙一男子状告驾校和交警支队 钓鱼网站骗走店铺老板1万余元 警方提醒:收到短信请立即删除 大法官带头办案 尚同军等23人涉黑案二审开庭 流感高发季将来,这些人群快接种疫苗 洪水中的“火焰蓝”——湖南消防增援四川乐山抗洪抢险记 湖南这些区域可使用5G网络 20岁小伙锻练腹肌一月练出“腰椎间盘突出” 专家这样提醒 科普游渐火,还需创意添薪加柴 8月,湖南共有45人被终生禁驾 孩子睡觉张口呼吸将影响容貌 家长们别忽视这一点 疫情后首个开学季,线上线下商家推出各种促销 饿了么百亿补贴上线 长沙消费者可享餐补 男子全身长红疙瘩竟是尘螨所致 专家提醒:过敏性皮疹应及时就诊 浏阳小村庄走出26名博士 父子喜成北大校友 【走向胜利——决战决胜乡村述说】梧桐村:石头缝里辟出新天地 花8180元买到10瓶假酒,烟酒行被判10倍赔偿 “云闪付”正式上线长沙公交 市民可体验一分钱乘车优惠 鹿原点滴:这只大鹅有点萌 开学了,学生请首先做好“四戴” 网恋“富豪”遭遇“花篮”劫 警方提醒:网络交友不要轻信对方 湖南“卫星云遥”系统上线 实现全境厘米级实时卫星定位 少说“看着办”,多些“带着干” 打造精品,风景才能变收益 【湖南好人·每周一星】杜义彪:唱着歌儿去巡山 本科二批艺术类平行组投档分数线出炉 湖南农村低保平均标准达到4807元/年 湖南省2020年10月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报考简章 湖南曝光一批违法突出车辆 45人被终生禁驾 8月湖南又有45人被终生禁驾! 职工医保门诊费用拟报销,比例50%起 职工医保门诊费用拟纳入报销 门诊费用支付比例50%起步 一个捐献者的肝脏挽救了两条生命 湖南器官移植技术又迈进一步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高温天驾考时突然发病考生状告三方 法院:驳回全部诉讼请求

高温天驾考时突然发病考生状告三方,索赔23万元

认为不应安排高温天考试 法院:驳回全部诉讼请求

华声在线8月28日讯 高温天参加驾考科目三考试,不料突发急病,考官开车飞奔将其送到医院治疗,经诊断为颅内出血,前后花了21万余元治疗费用。驾考学员小邹认为,驾校和交警部门不应该安排他在高温天考试,这也是导致他发病的重要原因。

协商无果后,小邹把驾校、长沙市交警支队以及驾校投保的保险公司起诉到岳麓区人民法院,索赔23万多元……

今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获悉,法院一审驳回了小邹的全部诉讼请求,长沙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考试时发病

考生把三方告上法庭

小邹是长沙某驾校的驾考学员,驾校为小邹在保险公司投保了短期健康险和意外险。在顺利完成科目一、科目二考试后,小邹通过驾校预约了科目三的考试。

2017年7月26日,天气炎热,小邹来到长沙交警机动车驾驶人麓谷分考场参加科目三考试。11时39分,小邹开始第一次考试。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小邹考试完毕,却挂科了。这时,小邹突然感觉头痛。随车考官当即询问小邹,是否有疾病、能否继续考试。小邹表示没有疾病,并在短暂休息后跟随车考官说,可以继续考试。谁知,在第二次考试过程中,小邹出现头痛、左手无法抬起的症状。

随车考官马上联系驾考中心,嘱咐随车其他考生给小邹掐人中穴,并驾驶考试车辆将小邹送到了附近医院抢救。

11点53分,小邹被送至医院。从小邹第一次上车考试算起,到被送到医院救治时止,耗时13分54秒。经诊断,小邹为“颅内出血并破入脑室, 颈动脉重度狭窄”等。治疗期间,产生医疗费21万余元。

小邹认为,驾校有义务保障学员在驾考过程中的人身安全,不应该安排自己在极度炎热的时间段参加考试;交警支队安排考试时间不合理,没有制定高温考试不适人员排除机制,而且在自己突发疾病的时候,没有立即采取合理的救助措施,延误了救治时间。之后,小邹与驾校、交警支队协商理赔事宜。因驾校给小邹购买了短期健康险和意外险,保险公司也在小邹协商之列。但是,协商结果并不理想,小邹便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起诉。

相关方无过错

法院驳回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认为,驾校与小邹签订了机动车驾驶技术培训合同,驾校有义务保障小邹的安全,但是,安全保障范围应限于培训过程中。小邹在驾考场外考试过程中突发疾病,驾校并不清楚小邹身体状况,驾校随同人员亦无法得知考场内情况。因此,小邹认为驾校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无事实依据。

交警支队组织驾考虽然是行政许可行为。但是,作为考试的组织者,交警支队对考试人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其侵权责任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本案中,小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完全可以根据自身身体状况自主选择是否参加考试、何时参加考试、是否继续进行考试。小邹若对自身存在的疾病在事发前不知晓,作为随车考官则更不可能知晓。在考试过程中,随车考官发现小邹身体不适,询问其是否能继续时,小邹明确表示可以。这种情况下,随车考官有理由相信小邹可以继续考试。而且在小邹病情严重后,随车考官积极履行了救助义务,立即驾车在极短时间内将其送往最近医院救治,整个过程仅持续13分54秒,既不存在延误治疗的故意,亦符合常理。

因此,交警支队在本次事故的应急处置过程中并无过错,对小邹已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对小邹因自身疾病造成的损失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而小邹与保险公司之间是保险合同关系,而本案案由是侵权纠纷,不宜一并处理。对此,小邹可以另行主张权利。

岳麓区人民法院一审驳回了小邹的全部诉讼请求,小邹不服,上诉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长沙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记者 虢灿通讯员 梁伟谊 周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